圣途-喜马拉雅艺术展

  •         Rossi & Rossi联袂尚仕雅集于7月28日至8月20日在棕榈泉尚仕雅集会所举办的“圣途—喜马拉雅艺术大展”。内容涵盖西藏、尼泊尔和印度各地的雕塑、绘画和法器等六十余件作品,时间跨越数世纪喜马拉雅山区不同文化区域,具体显现无可比拟的精神美学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此次展览是Rossi&Rossi与尚仕雅集首次联袂在内地举办喜马拉雅艺术专题展览。两家国际知名的古董艺术品公司联合举办展览,势必将为藏家带来喜马拉雅艺术精神大餐,也有利于加强内地古董商、经纪人及艺术品公司与国际间的交流和合作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此次展览的焦点展品是一件十五世纪 铜鎏金金刚总持像,高46cm。金刚总持,又称“持金刚”、“金刚持”,乃噶举派上师之首,为藏密噶举派崇奉的本初佛,为三世一切诸佛的总身,也是佛陀三身的综合体。这件金刚总持像全跏趺坐于莲花座之上,头戴五叶花冠,面庞圆润,神态沉静。躯体比例结构合理,造型大方优美。衣饰璎珞雕刻细腻,衣纹刻划自然写实。花冠、项圈和钏环皆镶嵌有精美的宝石,显得雍容华贵。束腰仰覆式莲花座,莲花瓣雕刻饱满精致,时代特征鲜明。为十五世纪西藏地区佛造像的典范之作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几件蒙古扎那巴札尔风格造像。其中一件“铜鎏金十一面观音立像”高39cm,造像躯体健壮挺拔,结构比例精准;花冠、璎珞、帔帛、钏环雕刻细腻写实;通体鎏金,金水亮丽悦目,具有鲜明的扎那巴札尔风格艺术特征。还有“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”,高29.5cm;“铜鎏金真福慧度母,高21cm”,题材罕见,品相完好,时代风格鲜明。扎那巴扎尔造像为清代藏传佛教区域盛开了一朵炫丽的艺术奇葩。主要流行于漠北地区的十七世纪晚期至十八世纪早期。它兼容并蓄了帕拉王朝艺术风格的凛然气势,以及尼泊尔艺术追求人体自然的协和,同时也融合满、蒙草原民族对于伟岸身姿和珠圆玉润的独特审美情趣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件十四世纪 铜四臂观音坐像,高45cm,典型的藏西拉达克艺术风格作品。造像头戴五叶花冠,冠叶间以铜铸线条连接,以及扁平状发髻是藏西艺术成熟的重要标志性装饰特征。眼睛嵌银,嘴角嵌红铜,吸收了克什米尔艺术风格;璎珞及钏环嵌绿松石,又融入了藏族人民的审美情趣。莲座莲瓣宽肥圆润,亦为十三至十四世纪藏西艺术特征。整尊造像体型高大,装饰风格明显;黄铜合金,铜质较薄,身色沈郁;造型典雅古朴,装饰精美细致,工艺娴熟简炼,鲜明的拉达克地区的造像风格作品。另外一件“十五至十六世纪 大成就者坐像”,眼睛嵌银嵌红铜,耳珰嵌绿松石,铜质轻薄,褒奖润泽,具有鲜明的藏西风格。

            高古造像中有出自斯瓦特、克什米尔及尼泊尔等地代表性作品。一件九世纪的释迦牟尼说法像,造像结跏趺坐于方形镂空承托的莲花座上,造型大方,眼睛嵌银,工艺精细,具有鲜明的早期斯瓦特艺术风格。出自克什米尔地区的六臂文殊菩萨坐像,高14cm,眼睛和白毫嵌银,造型古朴典雅,肢体健壮圆润,乃早期克什米尔艺术风格。一件九世纪尼泊尔弥勒佛坐像为高古造像的焦点,造像面相端庄,双手置于胸前结说法印,结善跏趺坐;躯体比例匀称,肌肉刻划细腻写实,衣饰刻划自然流畅;红铜合金,铜质细腻,分量沉重;这些都是早期尼泊尔造像的艺术特征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四件13世纪西藏唐卡应值得注意。这四张唐卡描绘的是四宇宙佛分别为绿色的不空成就佛(Amogasiddi)、黄色的宝生如来(Ratnasambhava)、蓝色的阿佛(Akshobya)和红色的阿弥陀佛(Amitabha) (77×57厘米),为早期藏中地区作品。此系列原为5件,此仅缺白色的大日如来(Vairocana),其完整度如此之高十分罕见。